2014年份

四月

历经格外温和的可人冬季,以及短暂数日的霜冻后,四月的初晴使得葡萄藤纷纷迅速出芽,出芽进程持续两周。在2013年的阴沉四月景象之后,2014年则呈现令人宽慰的趋势。气候多风雨伴随频繁冰雹,但有规律可循。四月中旬气温下降并有所持续,造成抽芽发育严重放缓。生长周期的进程有所推迟。

五月

五月的天气预报依旧简述着大风与降水频繁的节气。保护葡萄园并非易事,因为防护处理迅速被雨水冲刷殆尽。地表杂草丛生,玄冬也未能将其斩尽,它们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尤其是粘土土壤中挣扎复萌。光合作用差强人意,叶片不繁茂。临近的花期使人焦虑,而我们需要热量。在早熟的田块中,五月末已经渐渐瞥见开花期的踪影。

六月

六月上旬的天气状况加强了这种恼人现状。湿冷情况下开花让人觉得凶多吉少。经历过丰饶的2013年,我们在酿酒方面的愿景是希望酒体强劲并保证产量,现实则事与愿违。对葡萄园的保护工作依然举步维艰,花期霉菌肆虐。本月中旬气温回暖,达到常规季节温度,葡萄园中植株纷纷绽放英华。月末形势似而严峻,幸而拥有土壤优势和可观而不泛滥的挂果率。

八月

通常八月能让酿酒师稍事休息。葡萄藤蔓收敛疯狂的抽芽生枝,转而照料自己的果实。充足的阳光抑制了野草生长,土壤洁净。是时候享受顺理成章的假期了。然而,2014年的八月势必两样,气候依然清新且充满疾风骤雨,这个年份时时叫人警醒,葡萄园被一种烈性“马赛克霉菌”侵染。面积硕大的土地受污染而无法收成。酿酒师们用诀窍分辨并标记部分葡萄园中出现的感染地带。尽管开始历经险阻,葡萄园却被一派满意气氛笼罩。八月末,着色期进入尾声,葡萄果实膨胀,胀满水分。在许多地块,疏叶工作再次开展,以便获得更加精炼的结果,对某些葡萄而言这是必要的。眼下艳阳高照,我们肯定收获前的最后一段冲刺将会漫长而艰巨。

仲夏几近尾声

我们甚至难以置信,绚烂的光阴日复一日,最终带来一副永恒的夏日景象。尽管总体情况令人心情沉重,葡萄的重量冲破十年来新低。月头开始的调研揭示了比去年2013年更惨淡的境况。所以我们必须坚持,等待,并指望好天气维持稳定。接下来该进行葡萄园区块划分了。我们观察、分析、深入剖析并预测,定下从前几个季度看似是痴人说梦根本无法收成的采收日期。然而秋老虎来袭,酷烈的日子一个接着一个,缓缓带来成熟,使得果实得以和缓地浓缩出集中度。葡萄尝起来的口感令人愉悦。酸度赋予果实令人欣喜的能量,而厚厚的葡萄皮柔化了单宁。这是丹枫秋实的馈赠,只有阳光则无法实现。天气方面,凉爽的夜晚和晴朗的白昼交替出现对柔化葡萄皮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葡萄皮不断延展扩张,染上更浓的色泽。

今年组织采收时,我们发挥了比以往更多的创造性。为了使每块地达到最佳成熟度,许多通常需要10日采收的田地花了一个月才收完。9月20日,我们开始对第一批梅洛进行采收,而最迟进行采收的赤霞珠直到10月末才被摘下。

Stéphane Derenoncourt